意识形态差距最大的美利哥公投

2019-09-16 18:47 来源:未知

【2月1日美国大选举行初选,然而最新发表的一份全国民调报告显示,多数美国人却对联邦政府处理全国最重要的问题几乎没有任何信心。与此同时,共和党领跑者特朗普民调再创新高,根据《华尔街日报》最新一项调查显示,特朗普的支持者收入和学历更低,对宗教信仰的热情更少,更强烈的支持公民的持枪权,并认为外来移民对美国不利。选情诡谲难测,在本文作者看来,如果最终站在总统竞选擂台上的两党候选人分别是科鲁兹和桑德斯,那这应该是最近几十年来美国总统竞选意识形态差距最大的一次。】

巴基斯坦前几日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把自己的右手砍了,原因是觉得自己亵渎了默罕默德。根据《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的描述,在某地清真寺宗教活动的现场教长先是说:“所有爱默罕默德的人举手!”下面齐刷刷的都举手了。然后教长又说:“所有不爱默罕默德的人举手!”这个十五岁的少年估计心不在焉没听清楚教长说的是什么,直接又顺势举起了手。教长于是指责他亵渎神灵。这个少年回到家一狠心就把自己的右手给锯了。事情到这里还没完。听闻这个事件之后,村里村外的人都慕名而来,把这个男孩视作偶像,充满崇敬。

很多人听了这事可能都会感到震惊,这种震惊归根结底源于意识形态差异冲突。意识形态不一定紧密关乎政治,但是政治意识形态又多一层对于权力分配、组织、使用的想法。最近经常有朋友问我说:“太一啊,你对美国大选怎么看,谁会赢?”今年的局势还真不好说,但是共和党与民主党意识形态差距进一步拉大,对立愈发显着却是不争的事实。

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很长一段时间虽然都存在意识形态上的差别,但是他们其实只覆盖了政治光谱上中间带很小的一个区域。也就是说他们再冲突再争吵,在价值层面很大程度上还是相对接近的。而从今年到目前为止的民调来看,各个政党的忠实选民都在朝着自己党内更极端的候选人逐渐看齐。虽然在初选阶段迎合自己政党更极端的集团是很好的战术,在此前的大选中反复使用,但这次的情况是几个候选人并不是在战术上迎合,而是本来就是这路子的。

拿共和党来说,目前最有可能当选的是川普和卢比奥。这三人当中只有卢比奥属于温和的当权派,川普和科鲁兹都是半路杀出来的,和自己所在的政党格格不入的候选人。在意识形态上,无论是演出来的还是信奉的,都比温和的当权派要极端。然而,根据《华尔街日报》最新民调显示,如果这三人排序的话,川普第一,科鲁兹第二,卢比奥第三。而如果两两比较的话科鲁兹胜川普,川普胜卢比奥。也就是说无论是两人局还是三人局,共和党温和的当权派都会出局。

民主党这边虽然希拉里一直都遥遥领先,这次从宣布参选一开始就在团队建设、资金募集、辩论演讲等多方面都可圈可点,但是就这个星期逐渐在发酵似乎快要迅速飞跃的桑德斯让我们不得不想起2008年的情景。当时奥巴马只不过是只有一任的年轻参议员,参选的时候都没人把他放在眼里,而希拉里几乎在整个竞选周期都是遥遥领先,只是在初选开始前几周的一瞬间被奥巴马超越。目前的趋势是,桑德斯已经在两个最先开始初选的州之一新罕布什尔州已经大幅超越了希拉里,而爱荷华州的民调已经开始出现胶着。这个自称是社会主义者要打倒美资本主义的白发老人桑德斯,在绝大多数议题上都比希拉里激进得多,属于民主党里特别激进的左翼。如果希拉里不控制好目前的局面,还是走先小看对手然后过度反应的死胡同,那桑德斯作为民主党候选人参选不是没有可能。

如果最终站在总统竞选擂台上的两党候选人分别是科鲁兹和桑德斯,那这应该是最近几十年来美国总统竞选意识形态差距最大的一次。这两个人看到对方的反应,也许和你看到那个锯掉自己右手的少年差不多。举个例子,两个人都对奥巴马任期内的政策有所不满,科鲁兹会全盘否定,而桑德斯则会觉得妥协太多完全不忍直视。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两年前科鲁兹作为参议员,为了阻挠奥巴马主推的医疗法案,利用参议院只要你持续发言没有2/3多数就不能让你停的规则,一直在台上讲了二十多个小时,这当中自然也有很多无关的诸如“报菜名”之类的桥段,可见他对奥巴马推崇的政策有多么的反感,不吃不睡就在讲台上杵着不停地说话。而刚刚结束的民主党最后一次辩论,希拉里就抓住桑德斯的把柄,说桑德斯希望把奥巴马的医疗法案推翻了重来,这估计也是因为桑德斯觉得这里面有对对手太多的妥协了吧。这种意识形态的对决一旦上演将使得美国社会进一步分化。当然,有些人可能也会把这种分化看做契机。纽约前市长彭博就看到了机会,考虑以独立人的身份参选总统,在这片被两党各自极端化的空间里找到自己的一片天地。

而如果我们相信目前美国总体民调会继续保持到初选的话,那么两党的候选人会分别是川普和希拉里。希拉里大家都非常熟悉,前参议员、前国务卿、前第一夫人,很多头衔很多事迹。

川普确实是美国政界今年最大的一个意外。最开始他宣布参选时,几乎所有的媒体都一笑而过说川普这种人估计就是想借选举出个风头,名气越大他的楼就越好卖了。后来川普成了共和党民调的第一名,美国的媒体和各界评论员又都说这是昙花一现、过眼云烟。川普占据第一名的位置几个月后,美国媒体和各界评论员似乎依然统一着口径,说差不多了川普就会下来的。甚至共和党内的候选人都抛开川普这个第一名,而是第二名和后面的几名之间相互掐架,完全不把川普放在眼里。直到现在离初选还剩下不到两周,川普已经牢牢锁定新罕布什尔州,同时也有赢取爱荷华的希望的时候,所有人几乎都傻眼了。本来以为只是临时让真人秀搬上政治舞台给大家娱乐娱乐,没想到真的要被他拔得头筹了。

川普这个人其实不太怎么讲意识形态,是个忽悠型选手。反正没有从政记录,所以一定没有不良的从政记录。川普在各地的助选会,现场演讲风格和其他典型的候选人也是截然不同的。别人都是大谈特谈自己的政策、理念,然后顺便抨击一下自己的竞争对手。川普在现场的套路是先跟大家炫耀一番自己的民调数据,翻来覆去说上个几十分钟,告诉选民自己有多牛,然后不断重复自己的几个重要忽悠点。这当中就包括要建造一座防止墨西哥非法移民进入美国的“长城”,然后让墨西哥政府来支付建造的资金;包括让中国因为对美贸易顺差而支付给美国更多的钱等等。说完之后他还不忘补充:我和墨西哥人关系很好的,我很喜欢墨西哥人;我和中国人关系很好的,很多中国人和我做生意;我很喜欢黑人的……反正他因为没有任何包袱,想说啥就说啥。又因为民众都知道他说话的风格,所以他哪怕说了从其他候选人口里说出来可能都会直接被迫辞选的话语也完全不会受影响。

最近川普提出:“在我们了解清楚状况之前,应该停止批准穆斯林进入美国。”本来这样的话出自一个总统侯选人之口,等于是政治自杀。而且媒体还特地给川普挖了个坑,报道的内容比他原话更激进,说“川普不准穆斯林入境”,统一口径不提川普“了解清楚状况之前”这个前提。哪怕是这样,川普在共和党内部的民调丝毫不受任何影响,不降反升。可见至少在共和党内部,选民和穆斯林世界的对立已经何其严重,而川普正好利用了这种意识形态上的对立,煽风点火。

美国大选,我们看到的是意识形态上的强烈反差以及有人利用意识形态进行忽悠的选战策略,从长远意义上来讲,可能会导致这个多元文化社会内部更剧烈的撕扯和分化。

(作者为美国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与政治科学讲师,文章转自观察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新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意识形态差距最大的美利哥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