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核试爆

2019-09-16 18:47 来源:未知

美国应对朝鲜核试不会有“大动作”,并不意味着不会有“小动作”,这些都服务于美国对朝的总体战略。而此总体战略听上去是“战略耐心”,操作起来却是“后果管理”。经历小布什政府时期的多轮谈判,奥巴马执政七年的外交施压,美国已经认定朝鲜短期内弃核的可能性愈发渺茫,与其被动等待朝鲜通过谈判主动弃核,不如主动应对朝鲜拥核长期化的后果。所谓“后果管理”包含三重内容:美国无法阻止朝鲜自力更生提升核与导弹能力,但可以通过推动各国严厉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决议,采取单边或者多边制裁措施,政治孤立、外交施压,防范朝鲜从外部获得核与导弹相关的技术、材料和经济支持,遏制朝鲜进一步提升导弹和核能力的空间。因此,朝鲜第四次核试之后,美国最可能的后续应对之策将是: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延续而非改变,恰是有大战略的表现。然而,就阻止朝鲜发展核能力而言,这是一项失败的政策。

1月6日,朝鲜宣称进行了“安全而完美”的氢弹试验,朝鲜和周边都有些hold不住的兴奋或慌乱。一响震寰宇,“挑事儿”的演完了,“主事儿”的该登场了,朝鲜第四次核试验后,奥巴马政府如何作为引人注目。

迄今,美国情绪稳定,表态淡定。指望美国在朝鲜核试之后对朝有任何重大政策调整,如果不是不了解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战略和对朝战略,就是一厢情愿、期待太多。

奥巴马政府应对朝鲜核试不会有新的“大动作”,原因有三:第一,奥巴马执政七年来,朝鲜次生危机不断,不仅有核试验、导弹试验、卫星发射,还有天安舰事件、延坪岛炮击。朝鲜进行的四次核试验中有三次是在过去七年中进行的,美国除了表达“失望”、“谴责”,何曾采取过任何力度大到足以推动、促使、诱使或者迫使朝鲜回归谈判并走向弃核的重大动作?此次核试验又如何可能让美国“冲冠一怒”做出重大政策调整?美国已然习惯了东北亚不断制造的各种“动静”,此次核试同样不会例外。

第二,对奥巴马而言,巩固内政外交成果——而不是发起新的动议,做出重大政策调整,更符合第二任期总统执政末的行为逻辑。朝鲜核试的这一刻,克里米亚问题依然横亘在美俄关系中,打击“伊斯兰国”仍需努力,沙特和伊朗的抵牾暂无解决之道,奥巴马还想访问古巴呢。说白了,奥巴马总统很忙,没有心情搭理躁动的金正恩将军。

第三,七年前,奥巴马在就职演讲中曾经对那些与美国“不睦”对国家示好:“如果你们松开攥紧对拳头,我们愿意伸出手”,四个月后丰溪里的巨响打消了奥巴马“伸手”的念头。2012年2月,美朝经过几轮秘密谈判达成“229协议”,双边外交推动弃核似乎出现曙光,但朝鲜同年4月份的卫星发射让“229协议”瞬时灰飞烟灭。自此,奥巴马政府对朝彻底绝望,不再相信外交能够解决朝核问题,对朝采取“战略耐心”政策。政治孤立、外交施压、经济制裁、军事威慑成为奥巴马政府处理朝核问题、管控朝核危机,防止危机升级、失控和外溢的主要手段。奥巴马政府大约不会因此次核试改变惯常对朝路线。

美国应对朝鲜核试不会有“大动作”,并不意味着不会有“小动作”。美国极有可能在如下几个方向敲打朝鲜。

首先,美国可能动员各国以各种方式施压朝鲜,敦促各国严厉执行现有对朝制裁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如有必要新增单边或者多边制裁。

其次,美国很可能推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新的对朝制裁决议,进一步加剧朝鲜的困境,增加朝鲜在核问题上被迫退让的可能。

又次,美国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加强与日本与韩国,有其韩国等条约盟国的外交和安全磋商、沟通、协调,一方面安抚韩国和日本,重申同盟义务和安全承诺等可信性;另一方面通过这些政治信号甚或联合演训、情报共享等实际行动威慑朝鲜。

如上种种已经是美国在朝鲜核试或者导弹试验后的规定动作了,做了不意外,不做很奇怪。

无论美国有所不为的“大动作”,还是有所为的“小动作”,都服务于美国对朝的总体战略。而此总体战略听上去是“战略耐心”,操作起来却是“后果管理”。经历小布什政府时期的多轮谈判,奥巴马执政七年的外交施压,美国已经认定朝鲜短期内弃核的可能性愈发渺茫,与其被动等待朝鲜通过谈判主动弃核,不如主动应对朝鲜拥核长期化的后果。

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的核心关切有三重:一是让美国焦虑多年的朝鲜核与导弹能力的发展;二是朝鲜在东北亚地区可能制造的挑衅;三是朝鲜核与导弹技术、材料的可能扩散。这些核心关切没有朝鲜的主动配合无法获致解决,是以美国致力于对其可能造成的后果进行管理,以达到掌握朝鲜半岛局势的主动权,并在可能“暴跌”的某一刻“熔断”以“止损”。

所谓“后果管理”同样包含三重内容:美国无法阻止朝鲜自力更生提升核与导弹能力,但可以通过推动各国严厉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决议,采取单边或者多边制裁措施,政治孤立、外交施压,防范朝鲜从外部获得核与导弹相关的技术、材料和经济支持,遏制朝鲜进一步提升导弹和核能力的空间。

美国无法阻止朝鲜进行地区挑衅,但可通过强化东北亚军事力量部署,帮助韩国和日本提升军事力量水平,发展防御能力,加强军事联合演训和情报共享,展示武力威慑朝鲜,并为可能的军事挑衅做好、做足准备。

美国无法消除朝鲜进行扩散的冲动,但可以推动各国加入“扩散安全倡议”以增强陆海空拦截能力,并改善与朝鲜扩散“老客户”的关系,以达到釜底抽薪的目的。事实上,朝鲜以前的“客户”,要么如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等国自顾不暇,没心思进行采买,要么如缅甸、伊朗等国改善了与美国的关系,不能继续采买。如此,朝鲜核与导弹扩散的风险可以控制到最低。

美国应对朝鲜核试的“为”与“不为”皆因心中已有丘壑。“为”服务于对朝总体战略,“不为”同样服务于美国总体外交战略。因此,朝鲜第四次核试之后,美国最可能的后续应对之策将是: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延续而非改变,恰是有大战略的表现。然而,就阻止朝鲜发展核能力而言,这是一项失败的政策。期待美国对朝采取“大动作”的看客,可以洗洗睡了。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战略室主任,文章转自澎湃)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新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朝鲜核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