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初选中的囚徒困境

2019-09-16 18:47 来源:未知

如果你是警察,抓到了两个嫌疑犯,手上没有实际的证据证明确实是他俩犯罪了。于是你分别对关押在不同牢房的嫌疑犯提出:“如果你招了而你的同伴没招,你就可以被无罪释放,你同伴被判20年。如果你不招而你的同伴招了,那么他被释放,你被判20年。如果你俩都招了,你们就各判5年。如果你俩都不招,我们就关你俩一年。”这就是着名的囚徒困境的一种情况。两个嫌疑犯在比较各自决定的后果之后,不会去选择那个能让两人共同关押时间最少的结果而都会去选择招。因为从每个个体的角度来讲,如果招了,根据对方招与不招的情况自己会分别被关5年和0年。如果不招,根据对方招与不招的情况自己会分别被关20年和1年,都比招了要关的时间长。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两个人都比最少情况关得更久。

囚徒困境是两个人博弈的情况,而多人博弈或者群体性博弈的时候,就会出现“集体行动”问题。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会根据自己个体利益最大化来策略来行动,可是最后所得的结果却往往不是每个个体所能实现的利益最大化的策略。新罕布什尔的总统初选其实目前也出现了这样的“集体行动”问题。

为什么川普这样的一个非主流一直能够在民调榜上居高不下而且能在州初选中以共和党第一名的身份大幅度胜出?目前来讲,是出现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博弈状况。共和党候选人目前基本可以被划分成三大派:一是支持者以受教育程度较高的精英为主的温和传统派,二是支持者以福音信徒为主的福音派,三是支持者以受教育程度比较低又不太信教的群体为主的川普。

目前的情况可谓三派势力均衡。前两派内部的候选人都在争夺自己这一派的霸主地位,而不愿意花钱和精力去打击其他两派的人。为什么呢?比如布什,如果花了很多的钱去攻击川普和福音派,那受益的不光是他自己,同时还有传统派的其他候选人,相当于其他人免费获益了。面对这样的博弈状况时,每个人都希望别人去花钱花精力攻击其他派系,这样自己可以免费获益,可最后的结果却是所有人都没有付出,而川普这样自成一派的人进一步做大。

很多密切关注美国大选的朋友可能注意到在爱荷华初选的前一天,科鲁兹的阵营内部开始散播谣言说卡尔森已经准备放弃参选了,你们如果本来要把票投给卡尔森的话现在应该改投科鲁兹。更有人把卡尔森回佛罗里达当做是他退选的标志。卡尔森的竞选团队当时急忙发声明说卡尔森医生只是回佛罗里达“换套衣服”。爱荷华的初选结果出来之后很多人都对科鲁兹超越川普有些意外。实际上,这是科鲁兹竞选团队通过较为卑鄙的手段有效打击自己派系内对手,从而归拢自己派系票源的一场大胜仗。同样的派系内斗争在传统派内部更为明显。

在共和党初选辩论的时候,我们可以经常看到布什和卢比奥激烈地唇枪舌剑相互攻击。克里斯蒂也在最近一场辩论中咬住卢比奥不放。但是,因为传统派的内部不像其他两派那样清晰,所以当传统派的某两个人撕咬地过于厉害的时候,其他的传统派候选人便成了免费获益者。新罕布什尔的结果很多人又觉得出乎意料,克里斯蒂在结果出来之后没多久就因为表现不佳宣布了退选,卢比奥也完全止住了爱荷华一役强劲上升的势头,只落了个第五。派系内一直低调的凯赛克却反倒因为没有陷入纠葛而成为了那个免费获益者,跃居第二。目前共和党的总体趋势是川普牢牢掌控自己派系的票源,而科鲁兹也逐渐在收编卡尔森的势力,慢慢坐实了福音派老大的地位,只有传统派这个共和党本来力量最强的势力,情况反倒越来越扑朔迷离。

新罕布什尔的初选释放的另一大信号是“非主流”选手确实可以拔得头筹。川普之前在爱荷华民调一直领先的情况下不仅没有获胜还险些丢了第二名,这使得很多人觉得川普的支持者因为本身意义上就不是共和党初选的传统选民,所以民调的时候嘴上说支持,但是到了投票那一天身体还是会很诚实地不会出现在投票点。

新罕布什尔一战,让川普和桑德斯都稍稍安心了一些。他们终于切实地知道自己民调时的支持者确实是可以在初选的时候转化成选票的。而川普和桑德斯的成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说明了美国政治并不能完全被大财团和精英势力所控制。川普是靠自己在商界和媒体界打拼的经验,一直在搞非常成功的媒体型战役,即通过大放厥词博得媒体的关注,从而获得免费的报道。又因为自己十分有钱,并不需要像其他候选人那样去巴结大财团和党内精英势力。桑德斯在民主党这边同样如此,完全在依靠草根群体的支持往前冲,即使面对希拉里这样的政治家族和其背后强大的精英网络,也依然能够在两个州初选之后仍然坚挺。

我们同时也在川普和桑德斯的支持者中看到了从众效应。很多投票的人可能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选他们,但是因为身边的人好像都去支持他们了,所以自己也就去支持一把吧。身在大学校园里,现在支持桑德斯似乎已经成了一件很“酷”的事情。如果你是一个美国的大学生,即使你本来并没有明显的偏向性,但因为你身边的同学都去支持桑德斯了,你说不定也会迫于周边人的压力而也去支持桑德斯。

同时,很多有投票权的人都希望“赢”。一旦某个人在本州的民调中遥遥领先,那么这些人很可能为了有“自己支持的候选人获胜了”这样的自豪感,而去投民调领先的人,即使并没有非常充分的支持原因。

新罕布什尔的初选并没有让美国大选的局势明朗,反而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桑德斯虽然取得了大胜,但因为新罕布什尔实际的“代表票”很少,所以对最后结果的实质影响并不十分大。

初选采用代表票制度。比如爱荷华的初选结果使得希拉里获得了23张代表票,桑德斯获得21张代表票;在新罕布什尔,虽然桑德斯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但是希拉里获得9张代表票,桑德斯获得15张代表票。同时,又因为民主党本身的“超级代表”(那些民主党的大佬,比如前总统、各州州长、国会议员等几百人都有“代表票”)压倒性地支持希拉里,目前民主党总的代表票数希拉里要比桑德斯多出将近350张!所以桑德斯要是想最后胜出还有相当多的硬仗要打。新罕布什尔的胜利只是让原来显然要败的他不再那么“显然”。

共和党的传统派内部也将继续争斗,而已经逐渐整合成型的福音派和川普两派之间也将会越斗越凶,整个局势将是一片混战。接下来几场本来并不十分引人注目的初选在今年也变得格外重要,拭目以待。

(作者为美国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与政治科学讲师,文章转自观察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新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总统初选中的囚徒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