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合众国民代表大会选曾几何时步入正轨

2019-09-16 18:47 来源:未知

美国两党初选越来越胶着,也越发让美国和世界焦灼。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月9日报道,美国共和党总统竞选人特朗普和民主党竞选人桑德斯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赢得了首胜。报道称,该结果将震动现有总统竞选局势。竞选中心公布的实时数据显示,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初选中,民主党竞选人桑德斯领先,得票率为57%,希拉里为41%,共和党总统竞选人特朗普的得票率为34%。

在之前的艾奥瓦州初选中,共和党另类的初选人特朗普意外落败,现在赢回一局。民主党热门希拉里则险胜桑德斯,此番新州竞选,希拉里则落败一局。两党初选选情,现在看依然不够明朗。从艾州到新州,从2月到6月,四个月的初选,将是两党各参选人各显神通也最难熬的日子。7月份,两党的全国大表大会,将按照参选人的初选表现和民意得票率,最终选出代表两党竞选人。

共和党内,基本形成三方角力:特朗普、科鲁兹和卢比奥;民主党则是双雄对决--希拉里和桑德斯。

初选至此,美国大选依然未进入严肃的政治常态。民主党内还好,希拉里和桑德斯,都算是正常的参选人。希拉里不仅是克林顿时代的“第一夫人”,还是奥巴马时代的国务卿。甚至,她为奥巴马政府设计了重返亚洲的巧实力战略。外交政策,是希拉里的优势。即如不久前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所言,“希拉里将通过外交政策击败桑德斯”。但是,这也可能是希拉里的软肋,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政策显得偏软。作为曾经奥巴马的国务卿,希拉里恐怕会为政敌所攻击。即便是奥巴马总统本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认为,希拉里“既有特权,也有负担”,外交政策也许是“她的短板”。对于桑德斯,奥巴马的评价是“有远景优势”。

不过,民主党的两位参选人,一位是68岁的老太婆,一位是70多岁的老头子。无论谁胜出,虽然符合美国政治的严肃性,但给人的感觉是老人政治缺乏现代感和生气。

共和党内则是一团乱战,而且还未走出另类娱乐色彩。艾州科鲁兹险胜,是共和党内保守的茶党的胜利,这是共和党内的非主流;新州特朗普胜利,则延续共和党内选情庸俗化和娱乐化的特色。无论是极端保守的科鲁兹还是一直大嘴巴的特朗普,都让严肃的共和党人感到了危机所在,他们希望主流派卢比奥能够早一点脱颖而出。

共和党是有惊无险还是险情到底,现在很难预料。但不得不说,2016年的大选是近年来最让美国和世界焦灼担忧的一次。本次大选,两党初选政客对社会经济民生关注的较少,关切移民、反恐和外交的较多--这些关切本无可厚非,但非主流的极端化和保守化关切令人不安。尤其是房地产大佬特朗普,他以脱口秀的风格除了对两党参选人士极尽辛辣嘲讽,更是在移民政策上发出惊人之语。更大的讽刺是,尽管美国主流舆论场对特朗普施以更变本加厉的批评,甚至斥之为“一坨屎”。但是,特朗普依然具有极高的民意支持率。就是艾州初选意外落败,特朗普也称自己是因为和媒体有过节。

起码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无论发出多么不恰当的语言,美国民众还是在追捧他。这种违反美国主流政治和舆论导向的“坏三观”,突显美国政治和民众的割裂,也折射美国多元熔炉文化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

而这,恰恰是美国全球地位的现实写照。小布什时代,美国可以在西亚和中亚同时开打两场反恐战争,而且得到欧洲盟友的支持--虽然老欧洲国家不满。但是现在,美国在欧洲乌克兰地缘政治危机中陷入美俄低烈度“新冷战”。欧洲国家虽然支持美国但也害怕惹怒俄罗斯,因而欧洲两强的法德两国在美俄之间维持了脆弱的不对称战略平衡--倾向美国但不支持对俄罗斯痛下制裁狠手。在叙利亚危机以及伊拉克战争衍生的反恐战争中,美国失去了西方世界的领导力,奥巴马被欧洲和海湾国家讽刺为软弱无力。奥巴马政府引以为傲的伊核问题解决,其实是中美和欧洲诸国合作的胜果,绝非美国所能专美。而且,伊朗核问题解决,也使沙特和以色列等中东盟国对美国失望至极。IS在中东地区的横行霸道则折射美国领导的反恐联盟缺乏领导力。

IS直接导致了欧洲的难民潮和法国等地的恐怖袭击,当然也激发了伊斯兰背景的美国人在美国本土制造恐怖袭击以响应IS。在美国全球领导地位下降和恐怖主义再次盛行的现实下,特朗普们的另类言论在美国社会就有了民意基础。原来的政治主流和政治正确,反而被美国民众抛弃了。

当然,特朗普的崛起也许只是美国民众发泄现实不满的逆反表现。他们会在关键时刻,放弃特朗普而选择卢比奥--美国共和党初选是有惊无险。但是,美国大选政治到目前还未进入常态,显然是给美国和全球发出了危险信号。美国要成为全球领导者,美国政治家、舆论场和民众,都应是负责任者,而不是将大选当做游戏场。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新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利坚合众国民代表大会选曾几何时步入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