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之死何以引发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地震

2019-09-16 18:47 来源:未知

近几天,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的突然病亡,在美国政坛引发地震,甚至让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大选预选失掉了几分颜色。

本来,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新老更替是一件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不需要也不能有那么多的政治争斗。因为在传统的三权分立框架下,司法权是一项中立、被动和具有终局性的权力,只有坐稳高高在上的姿态、不被拖入行政权和立法权之间的政治荆棘,才有利于保持这种权力的独立性和有效性。

但是,党争改变了一切。在府、院分立的情况下,大法官继任中的两道程序——总统提名和参议院批准——不仅丧失了原有设计中的稳定性意图,而且为新的党争开辟了空间。在两党激烈争斗的背景下,司法者往往很难严守中立,做出超越个人政治价值取向的判罚。过去,联邦最高法院在一些分裂性议题上的态度,基本上就是两党争斗的一个缩影。

斯卡利亚之死之所以引发美国政坛混乱,一则因为总统是民主党人、国会由共和党掌控,达成两党一致是法律要求且难度大。二则适逢大选年,两党对立情绪浓于往常,参选人们也都不愿放过各种政治发力的机会。再则就是近年来美国民粹主义政治思潮的崛起,放大了整个事件的社会效应,包括死亡阴谋论。

总统奥巴马拥有继任者的提名权,机会来得有些突然,利益“诱惑”却很分明:提名一位自由派人选,会让本党在联邦最高法院的优势大幅扩大。这样一来,就相当于为白宫过去数年间推出的一些新政自由主义举措加了双保险,共和党短期内透过司法权翻身的可能性将大大降低。此前,多数总统也都是这样做的。

奥巴马也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一是紧急物色三、四位自由派备选人并确定推出的顺序。面对参议院受阻的预期,是先推出“牺牲品”还是先推出最佳人选,这里面学问不少。二是与国会保持密切沟通,探探共和党议会党团的底线。

日子最难过的是国会共和党大佬们。司法界的保守派大旗意外倒下,后续工作的主动权还不在自己手中,线上线下都只能研究如何说“不”。对于奥巴马提名的人选,如果任性地行使否决权,那么很容易损害共和党的形象,在大选中丢掉现在的多数席位。妥协,则可能意味着本党内部民粹主义火山的爆发,去年众议院议长博纳因本党内讧含泪辞职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如果只顾政治大局、不顾底层呼声,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的位子也保不了几天。

最好的结果莫过于把事情往后拖,由未来的总统做决定。麦康奈尔称,“美国人民应该对选择他们的下一位最高法院法官有发言权。”

斯卡利亚之死,在美国政坛提前挤破了两党对立的脓疮,也让两党内部民粹派与当权者之间的矛盾提早摊牌。尤其是对于共和党,犹如一记闷棍。这个当口,该党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保守派团结一致的党,而是一个当权派岌岌可危、民粹派怨气正盛的党。即便是需要提出一个替代性人选,也很难想象由现任的哪一位领袖来协调众口。因此,大法官继任的大戏,还在后头。

(作者为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文章转自新京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新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法官之死何以引发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