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知事公款私用自打脸黯然下台

2019-09-20 18:33 来源:未知

       围绕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涉嫌挪用政治资金等一系列问题,在东京都议会6月14日召开的议会运营委员会上,自民党显示出对舛添要一知事提出不信任决议案的意向。除自民党之外,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以及在野党也显示出同样的意向。如果在主要各党派赞成的情况下提出,预计不信任案将获得通过。另一方面,东京都议会议长川井重勇劝说舛添辞职,对此舛添拒绝称“现在无法答应”。       在东京都议会上通过知事不信任案需要在3分之2的议员出席的正式会议上获得4分之3以上的赞成票。在通过不信任案之后,知事需要在辞职或解散都议会之间做出选择,如果在10天之内没有作出判断将自动失去职务。       共产党和民进党等在14日下午的议会运营委员会上提出不信任案。不信任案预计将在都议会会期末的15日进行表决,通过表决需要获得自民党和公明党的赞成。       自民党和公明党原本对知事的辞职持慎重态度。在主动辞职论调出现升温的背景下,舆论的风势十分强劲,自民党和公明党认为,围绕参议院选举,很可能对东京以外地区也产生消极影响。

图片 1

 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在新闻会上回应记者提问。

日本东京都议会一名消息人士15日说,深陷公款私用丑闻的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当天已在不信任案审议前递交辞呈。

分析人士认为,经济增长停滞的大背景下,日本民众对官员所享特权深恶痛绝,加上执政党自由民主党为避免影响下月参议院选举选情而急于与丑闻“切割”,舛添的下台在所难免。

今年4月以来,媒体陆续曝出舛添高额海外差旅费、坐公务车往返私人别墅、以及用公款与家人旅行、支付餐饮消费、购买艺术品和娱乐类书籍等行为。

这些事件大多发生在2009年至2014年初,即舛添当选东京都知事之前。舛添2001年首次当选国会参议员,2007年8月至2009年9月在安倍晋三、福田康夫、麻生太郎三任内阁中担任厚生劳动大臣。他于2014年2月当选东京都知事。

尽管舛添已经就自身行为道歉,东京市民和日本政界要人却不肯就此罢休。东京都议会13日召开对舛添相关资金问题的集中审议会,多个党派坚决要求舛添辞职。14日,东京都议会多个党派向议会运营委员会提交对舛添的不信任案,以逼迫其辞职。

都议会全体会议原定于15日晚些时候审议这份不信任案。根据相关规定,这一提案获得通过需要三分之二以上议员出席、并获得其中四分之三以上赞成。若不信任案通过,舛添可以选择辞职或解散议会重新选举议员。若新选出的议会再次通过对舛添的不信任案,则舛添必须辞职。

共同社报道,议会运营委员会理事会14日下午举行会议,议长川井重勇当面劝说舛添辞职,但舛添没有应允。当天傍晚复会后,舛添甚至泪洒当场,哭求各党团延期至9月、即东京接过奥运会会旗,正式揭开东京奥运会4年倒计时序幕后再提交不信任案,“以保住东京的名誉”。

“如果不信任案获得通过,只有辞职或解散的选择,”出席理事会的议员援引舛添的话说,“在里约奥运会即将召开之际,引起混乱不利于国家利益。继续担任知事是为避免出现混乱。”

舛添谈到家人时还一度哽咽,用手帕拭泪。他说,如果考虑到孩子,自己一个月前就想辞职,“我坚持到今天是因为不想让东京在里约奥运会上成为别人的笑柄。求求你们了,希望能保住东京的名誉”。

分析人士认为,来自民意和自民党方面的压力应该是压垮舛添的最后稻草。

一方面,日本经济增长持续低迷,低收入群体生活愈发艰难,这样的背景下,舛添靡费颇多的“经济问题”自然招致民众强烈不满;另一方面,自民党也担心,如果罔顾民意而继续支持舛添留任知事,执政党在下月参议院选举中的选情可能受到牵连,因而决定“弃卒保帅”。

“他辞职是自然而然的事,”东京都议会共产党籍议员大山朋子说,“他被东京选民的民意推下了台。”

按法新社的说法,舛添辞职虽然不会对东京奥运会筹备工作产生过多影响,但如此不光彩的事情势必让丑闻缠身的东京奥运会再蒙阴影。

讽刺的是,舛添的前任猪濑直树正是因个人财务丑闻而黯然下台,而舛添本人在就任知事伊始曾放出豪言,称他领导的政府不会卷入“金钱丑闻”。如今看来,这样的承诺不过是一句空话。

共同社报道,东京都选举委员会眼下正着手筹备选举,以期在7月31日或8月7日选出舛添的继任者。

图片 2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新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日经中文网,知事公款私用自打脸黯然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