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外的犹太团体与伊朗核协议的斗争

2019-09-16 18:47 来源:未知

作为伊朗核协议的组成部分,在白宫开始取消对伊制裁之前,美国国会将有60天时间审议这项协议,这一期限将于9月17日到期。在这一日期到来之前,众议院和参议院都计划就否决伊朗核协议的提案进行投票。

目前,协议尚未在伊朗和美国两国立法部门获得批准,许多国家已经派出高级代表团造访伊朗。沙特对伊朗是否会遵守协议表示怀疑,也担心伊朗借核协议提升自身地区影响力。但沙特大使在与奥巴马会谈中,仍对达成这一协议表示“欢迎”。对该协议的非议和反对,主要来自以色列,以及美国的中右翼犹太组织。尽管奥巴马政府最终争取到了足够支持来确保这一协议不被共和党人主导的国会否决。但围绕这一协议发生的斗争,仍然可以成为“管窥”美以关系发展以及犹太人在美国中东政策影响力的重要窗口。

以色列反对伊朗核协议

唯一对该协议公开持强烈反对态度的国家就是美国在中东最重要的盟国以色列。7月14日的民调显示,有69%的以色列人反对该协议,74%相信该协议不能阻止伊朗获得核弹。60%的受访者称以色列必须游说国会反对该协议。以色列的主要政治派别领导人都表达了对这一协议的反对和批评。

以色列工党领导人伊扎克·赫尔佐格认为伊朗将在10年左右成为一个核门槛国家,并将改变中东地区的力量平衡,威胁以色列安全。他与内塔尼亚胡会面商讨共同反击这一协议,甚至愿意与利库德集团合作共建联合政府。

另一重要的反对党领导人亚耶尔·拉皮德在猛烈抨击核协议的同时,还要求内塔尼亚胡为外交失败辞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则将该协议界定为一个“非常糟糕的协议”、“历史性的错误”,认为这个世界将变得更危险。他表示,这项危险的协议将会成为新一轮中东战争的导火索,对伊朗的妥协将会增加伊朗最终获得核武器的机会,并引发中东各国纷纷展开核军备竞赛。他不顾美、以舆论中对两国关系进一步恶化的担忧,公开强烈呼吁在美犹太人反对伊朗核协议,并支持工党领导人伊扎克·赫尔佐格赴美游说。

当然,以色列对核协议的态度也不是铁板一块,包括前摩萨德主任艾福兰·哈利维在内的不少前军事情报高官认为这个协议并不像内塔尼亚胡宣称的那么糟糕,而且认为以色列应该与奥巴马政府合作去规划这一协议的实施,而不是动员国会反对白宫。

较有代表性的就是前辛贝特主任阿米·阿亚龙。在他看来,“理想的世界、理想的协议、理想的中东都是不存在的”,“从以色列的观点来看,与其他可行的方案相比,该协议可能是最好的替代”。在他看来,以色列应该做的,就是修复与美国政府的关系,共同防范伊朗的违约行为。

美国犹太社团的内部分歧

该协议能否在美国国会通过并生效执行的关键因素,在于高度关注以色列安全的美国犹太人的态度。核协议的反对者和支持者都开始积极行动起来,争取美国犹太社团支持自身的立场,并以此影响国会议员投票。

美国犹太社团中最为强大的游说组织“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对核协议发动强大的攻势。核协议一经宣布达成,该组织领导人就迅速宣布取消其雇员休假,派遣几千名活动家对国会议员展开密集游说活动,要求他们在即将到来的国会投票中反对核协议。该组织还出资2000万美元,启动一个名为“无核伊朗公民联盟”(CitizensforaNuclearFreeIran)的新组织,并在全国各地的媒体广泛发布反对该协议的广告。

这是该组织第三次领头反对美国总统支持的重大中东政策议程。1981年,该组织曾反对里根政府对沙特出售先进军机;1990年代初,则反对老布什将对以色列的贷款担保与以色列停止在争议地区建定居点挂钩的政策。这两次斗争均以“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失败而告终,但也显示了其强大的影响力。

除“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外,“美国犹太人委员会”、“反诽谤联盟”等影响强大的组织也纷纷表态批评和反对核协议,都要求国会全面审查该协议。

“美国犹太人委员会”质疑该协议没能解决伊朗极端行为的其他方面,如支持真主党等一些激进组织、公开宣称要灭绝以色列等。“反诽谤联盟”对该协议的条款深表“失望”,认为该协议完全依赖伊朗的善意和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查能力。“世界犹太人大会”则认为该协议只是一张纸,它在帮助伊朗经济复兴的同时根本不能阻止伊朗发展核军备。这些犹太组织还积极筹备在纽约、华盛顿等地举行大规模集会示威活动,并将一些曾获得犹太社团大力支持的议员名字放在示威标牌上。一旦他们没有投票反对核协议,犹太社团将不再支持他们。

政府层面,奥巴马政府积极利用各种途径推销这一协议,强调其必要性、可行性和现实性,警告扼杀该协议将导致战争。在达成协议后不久,奥巴马就会见民主党议员进行沟通,争取党内团结和支持。奥巴马政府也积极缓和与以色列的紧张关系,包括释放长期关押的以色列间谍乔纳森·波拉德、向以色列重申安全保障等。奥巴马还与美国犹太组织领导人会面,争取他们支持。

8月底,奥巴马在参加“北美犹太社团理事会”和“主要犹太组织主席大会”联合举办的网上互动节目时,表示同情以色列对核协议的安全关切,并将美以之间在核协议上的分歧比作“家庭内部分歧”。

长期支持奥巴马政府的自由派犹太组织“犹太街”也筹资400万美元,在媒体广发广告支持该协议。该组织认为,核协议符合美国和国际防扩散专家的共识,即从多种途径阻止伊朗各种获得核武器的路径。“现在就和平”等组织也发表声明赞扬核协议,称该协议“将使以色列、地区和世界变得更加安全”。“犹太公共事务理事会”副主席、“全国犹太裔民主党员理事会”主席马克·斯坦利甚至称,这是可能达成的“最好的协议”。

《前进报》等自由派媒体也积极为核协议摇旗呐喊,争取支持。

犹太裔民主党议员面临双重压力

许多犹太裔民主党议员面临着双重压力。一方面,他们面临强大的游说压力。如果这一次不投票反对核协议,一些议员在以后的选举中可能会被强大的亲以游说集团所抛弃。

犹太裔议员、民主党议员领军人物查克·舒默的态度尤其受到关注。舒默素有坚定支持以色列的形象。

另一方面,这些议员也面临党派忠诚的压力。事实上,像舒默这样的议员,长期以来就是奥巴马的政治同盟。在这一可能成为奥巴马政府重要执政遗产的议题上,一旦他们脱离党派设定的路线投票反对核协议,其在党内的地位可能受到严重负面影响。

截止9月8日,参众两院的28名犹太裔议员中,有17名已经宣布支持协议,有9名声明反对,还有两名尚未宣布。在参议院,宣布支持的议员已经达到41位,这实际上意味着国会已经难以阻止该协议。

如何缓解与以色列政府和美国犹太人之间的紧张,这将是奥巴马政府的新任务。这场围绕伊朗核协议的恶斗,也可能对2016年大选中犹太选民的立场产生影响。

(作者为上海犹太研究中心副主任,副研究员,文章转自澎湃)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内外的犹太团体与伊朗核协议的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