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的军事渐进主义正通往危险之途

2019-09-16 18:47 来源:未知

【10月30日,白宫宣布美国将向叙利亚北部派出少量特种部队士兵,以训练和协助叙反对派武装成员。这是美国开启打击“伊斯兰国”行动以来首次向叙利亚派出地面部队。这支人数不满50的特种部队能扭转叙利亚的乾坤吗?想必奥巴马自己也不相信。这同美国当年往南越增派部队是相同的逻辑:美国领导人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向叙利亚增派50个特种兵就能使惨烈的内战形势有所改观——想必奥巴马政府内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但美国总统还是这么做了。跟一年半前他同意在叙利亚地区增加兵力一样,他认为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但他做了也是白做。不出几个月美国就会再次面临挑战:是撤退,还是加倍投入军力?到目前为止,奥巴马每一次的对策都是加大介入力度。

美国在伊拉克地区的军事介入始于2014年6月对“伊斯兰国”的打击,那时它部署的兵力有限,只有275人,仅用来保护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不到两个月时间,美国派出的兵力扩充到了1000多名,部分是为了支持当地被围困的雅兹迪部落。到2014年11月,华盛顿已经决定往伊拉克派遣1500多名军人,“训练、建议并支持”库尔德人以及伊拉克政府军。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迈卡·曾科为美国的这种军事升级过程列出了一个时间线。他写道:“行动始于2014年8月8日,头一个礼拜进行了25次空袭,向受困的雅兹迪人空投了食物和水。之后行动开始发生质变,每周要扔600个炸弹,并向一个5000人的神秘叙利亚反对派提供了100多捆弹药。”这是在向叙利亚派出特种作战队之前。

即便如此,“伊斯兰国”的实力看来也没有受到多少摧损。——连美国政府的官方报道都在这么说。这也不奇怪。叙利亚的纷争复杂而凶暴:许多外部势力参与其中——沙特阿拉伯、土耳其、伊朗,现在又加入了俄罗斯——支持叙利亚内部的多股不同势力,而所谓的同盟之间又往往同床异梦。任谁都没法看出美国的“适度”干预能怎样改变叙利亚的现状。

有关越南战争的最佳着作仍然是莱斯利·格尔伯和理查德·拜慈的那本《越战的讽刺:美式决策的胜利》。作者解释道,肯尼迪和约翰逊政府从来都不相信美国的介入会成功:“每次他们增加兵力时都不相信这一决策能使战争获得传统意义上的胜利。充其量他们只希望自己能走运罢了,事实却是,他们连这都不敢奢想。”两届政府之所以升级战争规模,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后果就是,1960年美国向南越派出的只是几百人的顾问团,到1968年,它已经扩展为50多万人的军队了。

1967年,在肯尼迪政府工作的历史学家小阿瑟·施莱辛格写道:“回想起来,越南演变为如今的局势,全因为政策的疏忽。我们在一系列小决策的引导下,陷入了目前的泥淖。”

拿越战类比美国如今在中东地区的举措,有许多粗率不当之处,但这种逐渐升级兵力的基本逻辑却相似得惊人:美国政府选择采取军事渐进主义,希望能搏一搏运气。

奥巴马不愿美国过分陷入叙利亚内战,我也对此表示过支持。我看不出美国的介入能起什么作用:既不能平息干戈,也无法改善叙利亚的人权状况。如果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被推翻,大马士革就会陷入内乱,而叙利亚政府军则会转入地下,作为叛乱者继续斗争。人权状况会因此好转吗?

但如今很难用“克制”这个词来形容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政策了。3500多名美国军人积极参与了伊拉克和叙利亚战争,这违反了美国政府自己制定的多条原则:

美国军队不该出现在伊拉克,因为伊拉克议会拒绝通过给予美国军队豁免权的法律。

为打击“伊斯兰国”而进行的这场花费数十亿美元的军事行动是否有法律依据,这还是个谜——14年前美国国会同意打击“基地”组织,那时“伊斯兰国”还没出现。

美国军队并不打算进入叙利亚。

话说回来,尽管奥巴马反复无常且优柔寡断,我仍然相信他不会扩大叙利亚战争。但就像肯尼迪政府一样,他也会留下一份可怕的政治遗产,他的继任者会像当年的约翰逊政府那样陷入困境。

下一任美国总统将面临一个严峻的真相:美国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没有解决任何问题。但美国政府仍将作出各种承诺,仍将派出军队前往叙利亚,把亿万美元和无数生命投入那场纷争。到那个时候,在任的美国总统会选择撤退吗?或者他/她会加倍投入兵力,希望能搏一搏运气?

(作者为美国《时代杂志》主编,原文载《华盛顿邮报》,文章转自观察者网)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奥巴马的军事渐进主义正通往危险之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