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的阿富汗苦旅

2019-09-16 18:47 来源:未知

已故的理查德˙霍尔布鲁克曾透露,在讨论阿富汗问题时,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禁止任何人提及越南战争。曾担任奥巴马政府阿富汗-巴基斯坦问题特使的霍尔布鲁克2010年在工作时因病去世。HBO拍摄的感人的纪录片《外交官》将再现霍尔布鲁克的生平事迹。该片首映式的时间颇有讽刺性。霍尔布鲁克曾明确表示,奥巴马向阿富汗临时增兵是行不通的。美军的战线将拉得太长,部署时间将太短,不足以稳定阿富汗局势。他遭到白宫的排挤。不久前,奥巴马含蓄承认了霍尔布鲁克的观点。如今美军将继续留在阿富汗,在奥巴马总统任期结束之后也是如此。谁知道何时能到头呢?

将阿富汗与越南战争对比或许有些过头。在1968年最高峰时,美军把超过50万兵力投入越南。在明年的大部分时间内,奥巴马将保持阿富汗现有9800名美军的水平。迄今在阿富汗阵亡的美军官兵不到2500名,而在越南阵亡的美军将近6万人。不过,两场战争也有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在当年的西贡,就像在现在的喀布尔那样,美国均苦苦支撑着无效的文职政府,其面对的敌人是意志坚定的游击队叛军。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领导的政府或许没有前任哈米德˙卡尔扎伊政府那般腐败——也远远没有当年美国在西贡支持的一个又一个强人那么贪财。但是迄今仍没有值得一提的阿富汗空军。与此同时,美国培训的阿富汗陆军像以往一样容易开小差。没人训练的塔利班却在阿富汗各地不断抢占地盘。

更重要的是,奥巴马的新计划没有可信的终局。这个令人头痛的问题将留给他的继任者。这也是阿富汗与越南对比最令人忧心的地方。南越是霍尔布鲁克开始其职业生涯的地方。正如这位踌躇满志的年轻外交官不断向上级报告的,美国拒绝意识到,其国家利益不能证明在越南牺牲成千上万条生命是值得的。除非美国可以阻止外部势力——特别是苏联和中国——助长越共(Viet Cong,指越战期间的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译者注)的叛乱,否则美国就会失败。相同的情况也适用于阿富汗。任何值得一提的阿富汗战略,都必须建立在把巴基斯坦变为真正盟友的计划上。霍尔布鲁克坚持要求他的工作范围包括两个国家。必须给予巴阿两国同等分量。在上周四的演讲中,奥巴马28次提到阿富汗,只有两次提到巴基斯坦。

最新的阿富汗计划为什么会比之前的计划更具效力?答案是不会的。它的目的也不在于此。奥巴马的部分反转是为了支撑美国在阿富汗驻军14年取得的极为脆弱的成果。他的决定受到了军事指挥官的施压,特别是驻阿美军司令约翰˙坎贝尔。坎贝尔将军本月早些时候告诉国会,塔利班正在攻占越来越多的地盘。眼下还有证据表明,伊朗正在资助塔利班,利用其抗击“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后者正在阿富汗境内迅速扩大势力范围。这使伊朗成为盟友还是敌人?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无论如何,阿富汗都有可能沦为另一个叙利亚——只不过在该国第一线部署了军队的是美国,而不是弗拉基米尔˙普京领导的俄罗斯。

阿富汗给了奥巴马几个惨痛的教训。第一,阿富汗并不理会美国的政治考量。奥巴马在竞选时承诺终结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所有美军官兵都会回国。上周,他拿出了很大的勇气背弃这个誓言。当他离任时,阿富汗和伊拉克还将有数以千计的美军人员。考虑到伊拉克和阿富汗政府的脆弱性——以及威胁着这两个政府的伊斯兰主义激进分子的实力——下一任总统也不太可能兑现奥巴马的承诺。奥巴马的任期更有可能被铭记为美国与伊斯兰主义世代斗争中一个混乱的间歇期。

第二,阿富汗主要是一个症状。巴基斯坦才是更大的麻烦。本周,奥巴马将会见巴基斯坦总理纳瓦兹˙谢里夫。伊斯兰堡仍然一如既往地令人困惑。一方面,巴基斯坦已经变为其一手打造的塔利班“科学怪人”的受害者。去年塔利班对白沙瓦市军校的野蛮袭击是一个转折点。另一方面,谢里夫的文职政府仍然任由巴基斯坦军方的摆布,而后者对谢里夫的任性表现愈发失去耐心。巴基斯坦军方仍是国中之国。虽然巴基斯坦的将军们或许对国内的伊斯兰主义势力的容忍度较低,但他们仍然沉迷于阿富汗的“战略纵深”。没人相信巴基斯坦军方已经放弃了对阿富汗塔利班的支持。奥巴马没有让巴基斯坦回心转意的计划。任何人都没有。与此同时,巴基斯坦正加快生产核武器。这条消息没有成为头条新闻,本身就令人不安。

第三,霍尔布鲁克以史为鉴的方法是说得通的。来自越南的教训十分相关。自2001年以来从阿富汗汲取的教训亦是如此。“在塔利班被赶走之后的黄金时代,一切似乎皆有可能,可美国政府却未能解释清楚我们在那里做什么,”霍尔布鲁克在电影中表示。华盛顿方面至今没有讲明白。将领们继续主导决策。塔利班的触角越伸越长。而美国的领导人仍然任由他们无力控制的事件摆布。

(作者爱德华˙卢斯为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文章转自金融时报中文网)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奥巴马的阿富汗苦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