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家调控枪为什么如此难

2019-09-16 18:47 来源:未知

2015年12月2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内陆地区服务中心发生枪击案,造成14人死亡,21人受伤,这是美国今年致死人数最多的枪击案。女枪手玛丽克曾在使用别名的面簿账号中发文,对伊斯兰国组织头目巴格达迪宣誓效忠,美国联邦调查局已将该起案件定性为恐怖袭击行为处理。

其后,伊国组织也通过其电台宣称这对枪手夫妇为“哈里发战士”(soldiers of the caliphate)。令人不寒而栗的是,调查人员在枪手家中搜获了大批军火,包括十余枚管状炸弹、逾4000发子弹及大量自制炸弹工具。

该起案件在美国国内掀起了两大问题的讨论,即防范美国本土恐怖主义行为与控枪政策。实际上,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3年1月的就职仪式上就表示要将枪支管理作为其第二任期的优先任务之一。这次加州枪击事件再次令控枪政策辩论成为焦点议题。12月5日,奥巴马在“每周讲话”中表示,枪手使用了用于战争的进攻性武器,并称“这又是一个悲剧性的警醒:危险人物太容易在美国拥有枪支了”,再次呼吁国会采取措施加强枪支管理。

美国主流舆论也支持政府控枪政策,如《纽约时报》12月4日在头版发表了题为《枪支流行疫》的社论,称“民众可以合法购买专门用来以残暴速度与效率杀人的武器,这是一种道德暴行与国家耻辱”,强烈要求美国社会积极行动起来终止枪支暴力。这是该报自1920年以来首次在第一版发表社论,表明了其坚决性以及控枪的紧迫性。

不仅如此,社会大众也对控枪政策表示了认同。皮尤研究中心在7月份发布的民调显示,绝大部分受访者支持强化枪支管理与加强对购枪者的安全背景调查,其中79%受访者认为应禁止那些有精神问题的人购买枪支,70%的人支持建立联邦枪支售卖数据库,57%的人主张禁止出售进攻性武器。盖洛普10月7日至11日的民调同样显示了这一趋势。该份调查显示,有55%的受访者认为应采取更严厉法律措施来规范枪支出售。

控枪努力收效甚微

然而,奥巴马政府的控枪努力却收效甚微。12月3日即枪击案发生第二天,参议院审议了几项控枪方案,如对购枪者进行延伸背景调查以及禁止在恐怖主义监视名单和禁飞名单上的人购买枪支等,但未获通过。对此,甚至连奥巴马都感到不可思议。他在“每周讲话”中表示:那些列入禁飞名单的人可以去购买枪支,“这太疯狂了”。奥巴马指出,一个人因为太过危险而被禁止登机,这足以说明他也过于危险而不能购买枪支。

那么,美国控枪政策为何如此难以推进?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拥枪是一项宪法权利。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明文规定:“纪律严明之民兵乃保障自由州安全之所需,人民保有及配带武器之权不得侵犯。”这就为公民合法拥枪提供了最根本法律基础。2008年6月,美国最高法院通过对“赫勒诉哥伦比亚特区案”(District of Columbiav.Heller)的判决,再次确认了公民个人的拥枪权利。因此,在12月3日审议控枪法案时,共和党参议员约翰·考宁就指出:“这是非美国式的做法。它违反了赋予所有美国人的核心宪法保护。”

二是拥枪是一项历史传统。美国人有拥枪的传统,这一点可以追溯到建国之初,其目的一方面在于当时恶劣的生存环境,使得公民必须拥枪才能抵御外来攻击。另外,当时很多美国人以打猎为生,武器成为了一种生活必需品。后来,美国人虽然不再以打猎为生,但却将其作为了一项休闲活动,枪支自然也就融入到美国生活当中;另一方面是出于对政府可能出现暴政的担忧。因此,只有民众手中有枪,才能监督与约束政府,使其不能侵犯人民权利。

拥枪既然是一种传统,已经内化为生活的一部分,那么要改变它就会非常困难。尽管美国民众对于政府加强枪支管理予以支持,但要是禁止民众拥枪则是犯了众怒。10月7日至11日盖洛普的民调就说明了这一点,72%的受访者认为不应该禁止民众的拥枪权利,赞成者仅27%。实际上,在当前恐怖袭击频发的时期,对于很多美国人而言,拥枪也是一种基本的安全保障。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科鲁兹在爱荷华州宣称“用我们的枪来对付坏蛋”,实际上也代表了不少美国人的心声。据经验分析,在发生重大枪击事件之后,美国人购枪就会掀起一股高潮。某种意义上来说,枪击案与拥枪自保已形成了一种循环现象。

军工利益集团的强大阻力

三是利益集团政治的强大阻力。军工利益集团如美国来复枪协会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力非同寻常,早在艾森豪威尔时期就已露出端倪。因此,艾森豪威尔在离职演说前就警告称要防范军工复合体对美国政治的绑架。然而,这种警训却并没有带来多少改变。在2014年中期选举时,美国来复枪协会“对国会议员候选人总共资助了120亿美元,其中95%受资助对象成功当选。这批人显然成为了它们在政府的利益代言人。

关于这一点,甚至连奥巴马也感到无可奈何。他曾发出这样的感慨:“来复枪协会对国会的掌控太强大了。我预见不到国会会采取什么法律行动。”此外,美国两党政治极化现象在控枪政策上也有明显体现。目前,民主党人主张对枪支实行更严格管理,如禁止罪犯和容易情绪不稳定的人持有枪支、禁止向公民个人出售进攻性武器等等。

奥巴马在2012年总统竞选辩论中就曾表示,军人用于战场上的武器不应该出现在大街上。但是,共和党人则突出强调公民拥有枪支的权利。在12月3日的参议院投票中,绝大多数共和党人参议员反对民主党所提出的控枪方案,其中身为参议员的四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全部投反对票。可见,在这样的政治现状下,美国控枪政策又如何能够得到实质性推进。

四是联邦体制难以形成控枪合力。美国各州对于枪支管理的力度不一样,例如加州对于枪支管理相对比较严格,如禁止向民众出售大容量的弹药夹和军用攻击型步枪;对购枪者进行严格的身份登记与安全审查等。但是,那些希望拥枪的人可以到邻近的管理较为宽松的州去购买,然后再带回加州。

可见,美国要想在控枪问题上有所进展,除了政府大力推动之外,国会要相互支持,民众要形成基本共识,各州与地方政府要同步运作。然而,这些都不是短期内能实现的。美国控枪之路仍任重而道远。

(作者为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美国丹佛大学访问学者,文章转自联合早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U.S.家调控枪为什么如此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