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同盟国下届总统对华政策及对合营国的震

2019-09-16 18:47 来源:未知

对下任美国总统来说,美中关系即使不是最重要,也是需要厘清的最重要关系之一。美国的亚洲政策分析有两种常见观点,一种认为美国与亚洲关系最为重要,中国只是从属;另一种认为美中关系必须优先,亚洲其他国家只是与这种关系有关联。两种观点内容迥异。

两位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各守一个阵营,希拉里是以亚洲为优先,特朗普则有可能把注意力放在中国。了解两种方法之间的差异,可以推导出候选人对这一地区可能实行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政策。

希拉里的亚洲政策

广义上说,希拉里的外交政策是奥巴马政策的延续(虽然她更偏向例外主义,而奥巴马是现实主义者)。2011年的“亚洲再平衡”政策就出自希拉里领导的国务院,并由时任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的科特·坎贝尔推动,此人很可能成为希拉里内阁中国务院或国防部的高官人选。在希拉里领导下,“再平衡”政策将会延续。

希拉里·克林顿与一些亚洲大国关系紧密。在就任国务卿以及在竞选活动中,希拉里都强调与盟国合作的重要性,并且会认真对待美国长期盟友的关切。同时,她比奥巴马总统更强硬,更愿意利用军事力量。这两个因素会使安抚和扶持美国的亚洲盟友成为她的政策首选。

但也许让许多盟国不那么愉快的,是希拉里在竞选中竭力把贸易撇在一边,并明显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该倡议得到许多盟国的强烈支持。但另一方面,在她任职的大部分时间里,希拉里是支持自由贸易的。虽然要花一两年时间消解竞选时的措辞,但希拉里早晚会支持TPP。

尽管希拉里有泛亚洲视角,但这不意味着她反华。事实上,她期待在可能的领域与中国进行积极接触,承续奥巴马在环境、打击海盗、救灾等共同关心问题上已经取得的进展。在人权问题上,她带给中国的压力不会比奥巴马更大。

希拉里任总统不会让亚洲有多少惊喜。与最近的几任民主党或共和党总统一样,她主要还是会采取“对冲与接触”的对华政策。她将支持美国的条约,支持其他盟国和伙伴国,力保美国仍然是亚洲的主导力量。

特朗普的亚洲政策

正如唐纳德·特朗普今年4月在华盛顿演讲中所说,“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必须不可预测”。这尤其可能发生在美中关系之间。

特朗普很可能把经济增长作为对外政策目标的优先考虑。而且他提出一系列政策提议,特别是对贸易问题的态度,以及他坚决主张中国在汇率、补贴和工业间谍问题上应更加公平地竞争。如果他能找到与中国在经济问题上合作的方法,合作就会成为主流。但如果中国在这些问题上更加张狂,那么就会引起强烈反弹。提出这种不可预测性,是因为了解特朗普面对这些情况会把什么当作“公平”。他孤注一掷的做法会呈现出两个极端。

特朗普一再表明的观点,是美国的盟国必须为自身安全承担更多责任。他强调责任分担的重要性,认为目前并没有做到这一点。虽然绝对不可能废除美国在亚太的盟约,但特朗普已公开宣称不愿在海外任务中使用美国的资源。这意味着在他任内,盟国将不得不更多地自我保护。这会获得中国的好感,中国在发现美国采取更强硬经济政策的同时,也许会在安全领域获得更多灵活性。

从中国角度看,同样积极的还有特朗普对TPP的态度。与对待其他贸易协定一样,特朗普采取了非传统的共和党立场,认为正在谈判的这些协议对美国而言是一场灾难。他要么会完全终止协议,要么会以强硬得多的立场重新谈判。因此在他任内取得成功结果是无望的,反倒是中国有关“区域全面伙伴关系”的建议可能受到欢迎。

最后,美中进一步持续合作的领域还有朝鲜。虽然最近几任美国总统与中国同行和六方会谈其他各方多年来共同努力,但特朗普公开表示愿与金正恩对话,这是支持中国推动美朝建立直接联系的立场。

中国的看法

虽然对中国来说,对两种政策选择加以比较后,可能特朗普的政策显得比希拉里好,但这个结论不一定正确。希拉里的政策是可预知的,她会通过传统外交手段找到与中国合作的方法。这有可能导致机遇出现,尤其当她优先处理亚洲事务的时候。

特朗普当选表面看来对中国有很多好处。在朝鲜这类问题上,他的立场灵活得多。特朗普的亚洲政策也会为中国提供更多安全领域的行动空间,尤其在领土主张方面。但他的政策很难预测,因此中国很难确定一条明确的“红线”,这意味着要想避免与美国发生冲突,他们就不得不设立更广的缓冲区。若是他们无意间越界,美国就可能作出攻击性回应。这个成本是无法确定的,但可能十分巨大。

对美国盟国的影响

中国的情况不确定,美国亚洲盟国的情况则清晰得多。特朗普当选,它们在很大程度上就需要自我保护。希拉里当选,亚洲不仅依然被优先考虑,盟国还会发现它们将得到比奥巴马总统时期更多的支持。希拉里与许多亚洲大国长久而牢固的关系将使它们受益无穷(许多国家,尤其是印度,都对她丈夫的总统任期充满好感)。

紧随奥巴马的脚步,希拉里很可能与美国诸多传统盟友继续建立更深的关系,其中包括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同时,也会与印尼、菲律宾等其他国家发展更广泛的关系。这会涉及军事,美国将继续维持在该地区的投入,而它的总统会更愿意考虑武力的使用。在经济和外交方面也会有所行动。

这种影响也将超越亚洲沿岸。以经济交流为中心的对华政策,其实与欧洲的多数政策是一致的,也就是说,商业交流要优先于战略关切,虽然这加剧了竞争。但欧洲人更担心的,也许是特朗普行为的不可预测性,以及它导致紧张局势加剧的可能性。在维护亚洲稳定方面,欧洲长期以来一直依赖美国。失去这层保障,欧洲在这一地区的资产就会更加不稳,欧洲就更有可能需要用自己的资源支持亚洲稳定。

许多中东国家也依赖美国的力量确保亚洲稳定,这正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石油出口国把更多资源投向了这一地区。一个更少参与、更不可预测的美国对贸易是无益的。

结论

对亚洲而言,这是一场无比重要的大选。选举中的措辞往往是极端的,会突出候选人之间的差异,今年人们有理由相信,希拉里和特朗普在措辞上的区别代表着对亚洲和对华政策的截然不同,而希拉里阵营经验丰富。

美中关系或许是下任美国总统必须处理的最重要关系。尽管中国有时对奥巴马的政策感到沮丧,但也存在取得共同进展的领域,尤其是在环境方面。他们对希拉里总统可以抱以同样的期待。

中国若能在经济领域聪明行事,特朗普任总统后机会就非常大,而且能在安全等其他领域获得更多回旋余地。但如果他们无意间与美国形成对抗,未来就会极不确定,并有可能产生严重后果。为中国不确定的经济增添额外的不可预测因素,对中国或习近平主席来说不是件好事。

(作者齐妮亚·维科特为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学者,文章转自中美聚焦)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金沙国际唯一官网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利坚同盟国下届总统对华政策及对合营国的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