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美国大选将带来什么

2019-09-16 18:47 来源:未知

2016年美国大选将在11月8日将决出分晓。在离大选日还有不到3天的时候,猜测希拉里、还是特朗普谁将更可能当选美国总统,似乎已经越来越不重要;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的是,这次大选的结果将会给美国和世界究竟带来什么。

在我的记忆中,还没有哪次美国大选能够像2016年美国大选那样牵动那么多人的关注,也没有哪次美国大选能够像希拉里对决特朗普那样充满“狗血”,更没有哪次大选像2016年那样对美国的民主体制产生过怀疑!如果说2001年的“911”事件让美国自1941年12月7日的珍珠港事件60年之后本土再次收到暴力袭击,那么,2016年的美国大选至少是1945年二战结束后的71年内,美国政治运作机制的内在问题曝光得最为彻底的一次。2016年的美国大选,许多人嘴上戏称的一个“疯子”和一个“骗子”的对决,让美国政治用自己的方式经历了一次“911冲击”。二战结束以来,作为世界民主和自由灯塔的美国形象,从来没有像今天那么暗淡。美国国务卿克里11月1日坦率地表示,“这次大选使得美国的形象受损,同时也使得美国的外交变得越来越不容易”。他坦陈今年的大选让他这个国务卿工作变得更加困难。

2016年美国大选的最大问题不是两党的恶斗、或者两党候选人政见和施政主张的对立,而是各种爆料和各种劣迹,让世人觉得希拉里和特朗普是否具备美国总统起码的道德与职业标准。9月末媒体“爆料”的特朗普与友人私地下评论女人的粗俗谈话,10月29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宣布重启对希拉里进行调查的“邮件门”事件,仅仅只是两人诸多劣迹的一部分。特朗普是否偷税漏税、是否利用选举为自己的家族企业做广告、是否和情报部门勾结赚黑钱、是否虚报财产数额、是否对女性性骚扰,诸多媒体的报道直指特朗普从年轻时代到现在,根本就是一个“问题人士”。而希拉里作为职业政客的虚伪、利用克林顿基金会洗钱以及动用政府关系为自己的选举牟利,更是屡屡被媒体热炒;更不用说在“邮件门”事件上,希拉里利用私人邮件处理国家公务的随意、以及欲盖弥彰的各种掩饰、甚至扯谎。透过2016年的美国大选,世人要问的是,美国这个世界的“老大”究竟怎么了?这还是我们在好莱坞巨片《美国船长》中我们所感受到美国吗?这还是自二战后71年的时间内一直在维持和经营着自由主义世界秩序的美国吗?

从政策主张来说,希拉里和特朗普倒是延续了美国一贯的自我中心主义的政治理念。特朗普动不动就说自己一旦当选,就要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动不动就说不会再允许中国等国家“偷走”美国的制造业和就业机会。希拉里则把中国指责为世界不安全的“主要来源”,扬言要用导弹防御系统包围中国。问题是美国大选年中,一个“骗子”和一个“疯子”嘴里说出的这种话,已经不再让人简单地视为选举政治的需要,而是更让人怀疑美国对外政策的真实动机究竟是为了战略竞争、还是要把世界拖入对抗与冲突的灾难?

世界政治需要领袖、需要榜样、需要道德高地。二战结束以来,美国一直是世界自由、法治和权力的领袖、榜样和道德高地。如果2016年的美国大选真的摧毁了世界政治过去71年来领袖和榜样的道德高地,美国尽管依然维持了世界“老大”权力尊荣,这还是我们依然熟悉的世界吗?

当然,仅仅凭借一次大选来判断美国是片面的。2016年的美国大选不管如何闹得美国政治鸡飞狗跳,美国的实力地位依然不可替代,美国社会的内在活力不会瓦解。但可以肯定的是,二战结束71年来,美国在全球政治中的地位和角色正在经历一次史无前例的风暴。这场风暴的来源,不是要和美国在意识形态、势力范围和核弹头数量上一争天下的苏联,不是越南战争丛林中的越共游击队,不是制造了恐怖袭击事件的本拉登、基地组织或者今天的伊斯兰国家恐怖势力,而恰恰是美国自己。

萨缪尔˙亨廷顿在《美国政治》一书中,充满洞见地写道,美国政治的运作机制是否能及时调整和面对美国社会的多元变化,特别是全球时代开始之后美国非白人外来移民的增加、美国白人选民人数的下降、下层白人生活的窘迫和在美国经济生活中被边缘化、以及争议性社会与政治诉求的扩大,是正在考验美国的重大问题。特朗普从一开始就作为一个极有争议的总统候选人,能够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走得这么远,甚至在11月4日美国民调中和希拉里几乎达成一个平手,其内在的原因,恰恰是亨廷顿所说的美国社会选民结构和阶层变化所带来的时代变化。

另外一个问题是,11月8日美国大选的最终结果还没有水落石出,担心美国进入“特朗普时代”已经开始成为西方共同的忧患意识。欧洲的保守媒体从11月初开始,以英国的《金融时报》牵头,开始纷纷表态“力挺”希拉里。看来,在一个“骗子”和一个“疯子”之间,欧洲作为传统西方的一部分察觉到了某种危机的存在,开始明确对美国大选走向“选边”。欧洲开始干涉美国政治国内政治,这在大西洋两岸关系中非常罕见。希拉里在整个西方的“美国忧患”中胜出,看来是最佳选择了。然而,即便希拉里在11月8日的大选中胜出了,未来的美国政治就将风平浪静吗?未来的世界还会对美国弹唱那首着名的美国民歌“you are my sunshine”吗?

(作者为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文章转自澳洲新快网)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金沙国际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2016年的美国大选将带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