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特朗普

2019-09-16 18:47 来源:未知

4月5日,纽约房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在中西部威斯康星州大比分败给得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

这次失败并不能撼动特朗普在共和党预选中遥遥领先的优势,对接下来纽约州等州的共和党预选选情影响有限。但威州之败使特朗普拿到1237张选举人票、直接得到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难度大增。

实际上,威州预选过程是特朗普同“阻止特朗普”势力的激烈较量,构成了我们观察共和党“阻止特朗普”运动的重要风向标。同时,威州是共和党诞生地,“阻止特朗普”运动在此吹响集结号,别具一番象征意义。

共和党“阻止特朗普”运动初现成效

威州预选结果,并不仅仅是煞了特朗普威风、涨了克鲁兹士气那么简单。特朗普的崛起,很大程度上得力于共和党主流在预选进程中找不到符合心意又扶得起来的人选。直至今日,很多共和党人既不喜欢“大嘴”特朗普,也不喜欢立场超级保守的克鲁兹——两人的共同特点是过度“跑偏”。

有美国媒体形容,在特朗普和克鲁兹之间选择,就像在吸烟和嚼烟草之间选择一样,没有本质区别。写过六位20世纪美国总统的“总统历史学家”罗伯特˙达莱克愤懑投书《纽约时报》:这两位都是百年来最不合格的总统竞选人。

用美国媒体的话说,预选前,反特朗普力量在威州“狂热运作”。在威州,克鲁兹主打的竞选牌之一就是“唯有选我才能阻止特朗普”。共和党内反特朗普力量迫于特朗普“超级星期二”以来高歌猛进气势的压力,终于共同选择了克鲁兹。

威州共和党高层原本派系斗争经年不断,这次自州长沃克至州议员和各县共和党骨干,公开为克鲁兹站台。沃克大声疾呼,只有提名克鲁兹,共和党才可能赢得大选。

威州预选帮助共和党“阻止特朗普”运动积蓄了动能,对其下一步怎么走将产生重要影响。现在,克鲁兹打赢了“反特朗普”这张牌,可以肯定,他还会接着打,并有望争取到共和党内更多反对特朗普的力量。

眼下,特朗普风头正劲,从手机新闻app到广播、电视、报纸,他的名字触目盈耳。翻开《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从消息、专访到评论,每天至少四、五片稿子他是主角,文字洋洋洒洒,丝毫不吝惜版面——这两份报纸简直就是在不遗余力、齐心协力地唱衰特朗普。

目标:阻止特朗普所需的1237张选票

虽在威州铩羽,但4月中旬的预选将移师纽约州,在特朗普的家乡,他赢得选举的概率很大。在4月底举行预选的东海岸几个州,他的选情颇为乐观。下一场中西部州预选争夺,要等到5月3日在印第安纳展开,从时间上讲对特朗普也是有利的。

如果不出重大意外,特朗普将“领跑”共和党预选到底。但是,“领跑”不等于特朗普能够成功锁定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一路走来,特朗普给自己、给共和党“挖坑”太多:挑起争论克鲁兹太太美丑的口水战,嘲弄自家竞选经理被控殴打的女记者,宣称非法堕胎的女性应受法律惩处……频繁公开发布“雷人”观点,得罪了不少人。

在对外政策领域,他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早前建议禁止所有穆斯林进入美国、强制墨西哥出钱在边境造围墙,近日又主张中止现行外贸协定全部重新谈判、宣称美国应该放弃遏制核武政策、允许日本和韩国发展核武器。奥巴马在核安全峰会闭幕记者会上不点名批评道:这样欠缺核常识的人没资格入主白宫。

这些出格言论,违背了共和党主流政策立场,加速了反特朗普力量的集结。从目前态势看,他的竞选声势越红火,共和党内反特朗普力量的决心越坚定,策略亦已清晰——不指望有谁能够反超特朗普,但求阻止特朗普拿到直接锁定提名所需的1237张选举人票。

这样一来,在将于7月召开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许多州代表在第一、二轮投票后,可以不再受该州预选结果约束,这意味着特朗普预选中辛苦得来的票数优势作废,当然对他很不利。

目前选情“压尾”的俄亥俄州州长卡西奇已完全没可能拿到提名所需票数,他坚持不退选,正是由于盯住了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试图通过刷存在感争取反特朗普的共和党资源,进而保存提名机会。此举令克鲁兹万分恼火却又无可奈何。

现在,美国媒体纷纷开始关注各州共和党代表选拔程序和人员构成。各州选情之重要性已退居其次,特朗普能否拿到1237张选票才是最抓人眼球的悬念。

反对特朗普的力量在共和党内占据上风

特朗普自有“吸票”之道,在共和党预选过程中拿到大量“愤怒的抗议票”和“对非政客的支持票”。其主要选民基础是没受过高等教育的蓝领白人男性,即所谓“失落/失踪的白人男性选民”,被认为喊出了他们对既得利益阶层的愤怒。

特朗普标榜自己是生意人、不是政客、不属于“建制派”,这吸引了很多反感华盛顿政治习气的选民。看好其竞选前景、预测他会获得提名的人仍然非常多,其中包括知名媒体专栏作家。

美国人对五花八门的民调结果之重视程度超乎想象。从某种程度上说,对政客竞选命运最有影响力的恐怕就是民调。但是,3月底的全美民调结果显示,如果特朗普代表共和党对阵民主党的希拉里,他在所有州都会输。半数选民对他入主白宫的前景“感到惊恐”。

近期民调显示,但凡民主共和两党咬得很紧的州,选民投票率很高,意味着这些州的“失落/失踪白人选民”群体很小,在预选时选择待在家里的那些白人选民,他们普遍更加年轻,且已大批登记为民主党选民。在女性、少数族裔、独立选民和受过大学教育的选民中,他越来越不受待见。

根据民调,在白人女性中,他的支持率是23%,反对率高达54%;在独立选民中,他的支持率仅19%,反对率达57%。大部分民主党选民不喜欢他;共和党内部,不仅绝大多数“建制派”反对他,大量草根选民也不支持他。

总而言之,特朗普无法保证在预选时支持他的选民继续保持初衷,更无法将预选时的抗议票转化成大选日的支持票。

“超级星期二”之后,共和党主流对特朗普的成功“搅局”既惊愕又恼火,反特朗普力量在共和党内显着占据上风。究其原因,不仅仅在于特朗普带有歧视性色彩的言论违背了共和党主流价值观及“政治正确性”,更是出于直接而现实的利害考虑:如此“出格”的特朗普能带领共和党赢得选举吗?

特朗普能不能赢?

在过去几周里,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人相信,如果特朗普成功获得提名,扛起共和党大旗,那么到大选日那一天,共和党可能遭遇“政治冰山”,不仅进不了白宫,目前参众两院的多数党地位也很有可能保不住。共和党资深民调专家内尔?纽豪斯说,二战以来美国民调史上,没有比特朗普更不受欢迎的潜在总统候选人。

并且,不仅共和党精英普遍反对特朗普,在共和党草根选民中也存在大量反对者。对他们当中很多人来说,更要命的问题在于:特朗普到底算不算共和党?

曾任小布什总统新闻秘书的阿里˙弗莱舍指出:“如果特朗普赢了,他将改变共和党人的定义。”

这些深切直接的利害关系,使得“反对特朗普”在共和党内形成高度共识,这股力量不断壮大。有些人声称“决不要特朗普”,有的主张“选择克鲁兹”,还有人寄望于卡西奇或压根没参选的众院议长保罗˙瑞安……因此,一旦提名战场转至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特朗普胜出几率会很小。

当然,共和党利用全国代表大会的多重投票机制阻止特朗普,是存在很大风险的。特朗普最终得票越接近1237张目标票数,此举难度就越大。美国政治的“水很深”,“阻止特朗普”运动能否挡住特朗普,现在断言还为时过早,仍需继续观察。

唯一确定的是,特朗普的崛起已经造成共和党基层选民严重分裂,不管最终谁扛起共和党大旗,都将不可避免的面临着如何弥合党内分裂的难题。

(文章作者为新华社了望智库研究员,文章转自了望智库)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关于金沙,转载请注明出处:阻止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