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mp崛起

2019-09-16 18:47 来源:未知

所谓政治家,就是那些在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知道怎么说的人。但在政治浅薄化的时代,政治家连该怎么说都不知道了——他们大多数时候不是正正经经地讨论问题和解决问题,而是靠贩卖低俗口号和彼此攻击博出位。而更加诡异的是,人们表面上对此表示反感,但实际上这些缺乏政治价值的动作却为候选人赢得了更多支持。

随着这几天媒体纷纷报道川普提前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所需票数,美国的总统大选终于渐渐走到川普和希拉里对决的这一步了。在去年8月份之前,恐怕还没什么人看好川普,大多数媒体认为他宣布参选总统不过是一个“玩票的”。现在看起来,原本被认为“没有竞争对手”的希拉里,现在明显没有川普势头强劲,也不比川普更吸引眼球。即使人人都知道,希拉里的行政能力和经验肯定要优于川普,而且不止一个档次。但川普作为非专业选手、商人富豪、脱口秀主持人,风头还是一时无两。人们喜爱川普那些根本不能实践的主张,如他宣布要对所有想进入美国的穆斯林进行检查,在美墨边境筑起长城,等等。媒体评论这种说法是“直抒胸臆”。

在美国,政治的浅薄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甚至也不是这届总统大选才开始的。此前希拉里落败于奥巴马,就是浅薄政治的胜利。只不过川普代表的是一种低俗的浅薄,而奥巴马代表的则是一种空洞的理想。记得8年前奥巴马竞选时,在各州进行演讲,其演讲能力堪称一流。每次人们听了奥巴马的演讲都如醉如痴,但问他们奥巴马讲了什么,却只能回忆起几个口号,至于解决问题的路径却没什么印象。而后奥巴马真正施政时,骨感的现实总是轻易击碎那些用漂亮言辞堆砌起来的丰满理想,使他可能成为历史上最令人失望的美国总统之一。在这个意义上,2008年总统大选,并不是“黑人总统”对“女人总统”的胜利,而是浅薄对专业的胜利。如今,希拉里又对上了一个口若悬河的人,历史会重演吗?

而比政治家和民众的浅薄化更令人关注的是,在这个世界上,政治本身也日趋浅薄化。历史经验表明,政治包含着一系列最难解决的难题。不去直面危机,清算根源,而只是用口号追求当下的当选和稳定,不可避免地会将问题积累成危机。至于像选择明星一样选择领导人,仅仅是这种浅薄政治的表征而已。

浅薄化的政治是一种只顾眼前的政治。因为浅薄化思维总是聚焦于当下和此时。这也导致利益集团大行其道,政治成了立场之争,而非真正问题的发现和解决。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爆发后,希腊几次拒绝欧盟的援助,就是因为不愿应欧盟要求进行经济改革,放弃一部分福利。这就像是因为怕痛就不打针的病童一样,最终会害了自己。本应目光远大的政治家也分不清长远问题和眼前利益。在刚刚结束的G7峰会上,奥巴马向广岛原子弹爆炸地献了花圈,此前克里为示好日本也这么做过——仅仅是为了拉拢日本就出卖了美国的外交原则和道义立场,长远看来对美国的霸权合法性会是严重的破坏。

浅薄化的政治也是一种低俗的政治。因为这些政治家总是通过媚俗而获得选战胜利,因而习惯于将那些复杂的政治问题简化为人事问题。在今天这样从精英政治向大众政治转型的时代,对领导人进行人身攻击成了家常便饭。美国总统候选人之间的攻击还算文明,还没有达到人身攻击的地步。至于亚洲一些国家在严肃的政论报纸上对于单身女性领导人的攻击、乌克兰人把普京的头像印在手纸上,等等小动作,硬生生地将为公共利益而进行的博弈变成耍流氓,实在是等而下之。

浅薄化的政治往往是一种“撕裂”的政治。不去深入地思考问题,而只是热衷于区分“我们”和“他们”,导致族群撕裂就在所难免。陈水扁是靠挑动岛内“本省”和“外省”族群对立上台的;乌克兰也是在“亲美派”和“亲俄派”的冲突中断送了国家的前途。在很多欧洲民众的心中,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居然被简化为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之间的冲突,而且这样的认知还大有市场。当川普声称要对所有入境美国的穆斯林检查时,也有大批的美国人支持他。当然,许多美国人不好意思表现得如此浅薄,因此,公开场合并不大声支持川普,但却会悄悄地给川普投票。

浅薄化的政治还是一种注意力政治。当今人们对政治的热情和关注日益增加,但是浅薄与情绪化的见解太多。而口号政治、立场政治大行其道。川普的抓眼球的口号包括“墨西哥把强奸犯都送到了美国”“如果当选总统,将遣返所有非法移民”“我将扼住伊斯兰国的咽喉,将石油用于我们的国家”,等等。人们厌倦了中产阶级发明的政治正确性,因而川普在表达对于移民和女性问题的态度时,因为反移民比其他候选人更过分、更出位反而获得了更多的支持。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我不认为我说错了话,每次有人批评我说错话,我的民调就会上升。”这就可以判定,他的很多荒谬的口号并非心血来潮,而是深思熟虑的政治计算的结果。

浅薄化的政治更是一种媚俗的政治。不但美国这样的老牌民主国家,开始迷恋川普这样不靠谱的总统候选人,在美国之外,人们也热衷于选择政治明星而非政治领袖。而领导人为了当选,也越来越媚俗,越来越把自己的政治见解拉低到普通公众甚至政治门外汉的水平。且不说委内瑞拉人民十几年如一日地支持大嘴巴查韦斯,最后搞垮了自己的国家;菲律宾人民选择的总统从家庭妇女、演员到辱骂教皇的市长,总有让人目瞪口呆之处。

当代政治之所以突然倾向于浅薄化,和全球化所带来的两极分化加剧,从而导致全世界中产阶级的迅速衰退有关。目前美国的中产阶级人数,从上世纪80年代的占比78%已经大幅度缩减到35%,现在已经不足9200万。这直接导致原来以中产阶级民众为政治主体的美国政治的剧变,从而越来越难以避免经济上处于两极地位的人群所具有的极端思想和情感。“美国梦”其实就是一个中产阶级梦。而对于那些还没有步入并且越来越难步入中产阶级行列的普通美国人来说,当他们不能成为中产阶级的时候,美国梦还会对他们有吸引力吗?

皮尤研究中心曾做过一次关于移民的社会调查,结果有63%的共和党选民认为移民会抢占国内的就业、居住和医疗资源,会给国家造成负担。说明川普的口出狂言实际上是有根有据的。综合美国国内媒体的分析,川普的支持者成分比较复杂,但态度较为一致,就是对现实政治极度不满的人群,包括受教育程度偏低、因经济危机而有落入底层危险的中产阶级下层、政治观念保守的人群、收入水平偏低的“害怕被抢饭碗”者、性别观念被民主党政府刺激到的人群,等等。川普受到如此众多的支持,实际上反映的是这些自认为被损害者的群体,其数量和影响已经超越了传统上美国政治的主体——中产阶级。而且,连传统上被认为可以代表这些人群的激进的茶党也不能满足他们了。之前在2015年国会选举中大胜的茶党候选人在共和党总统提名战中的落败就很能说明问题。人们对川普投支持票,其实正是对美国梦投反对票。

与此同时,与中产阶级衰退相对应的是,中产阶级对于政治的参与传统也已渐渐消失或改变。例如,通过阅读报纸而获取信息的人群,通常都对于问题有着更加深刻而从容的思考。而借助互联网获取信息,则更多地停留于感性和反应性的认知层次。现在纸质版报纸等以往承载着精英政治的观念平台,或者永久地关闭了,或者发行量以几何级数下降。2013年美国还有两份大报发行量在100万份以上——《华尔街日报》148万份、《今日美国》142万份,短短两年后就只剩下一家了——来自权威研究机构Alliance for Audited Media的报告表明《今日美国》发行量迅速下滑到20万份,无论如何都是传统上“从容思考政治”时代的衰落。另一方面,人们获取信息的新平台互联网,如尼古拉斯·卡尔在《浅薄》一书中所说,则把我们深刻和专注的思考能力撕成碎片。考虑到奥巴马当年筹集竞选资金也主要是通过互联网而获取支持,其中的逻辑关系似也不难理解。

政治家与民众是相互塑造的,正如社会的民粹化和政治的浅薄化不过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一个国家选择什么样的领导人,体现的是这个国家人民的品味。狼群一般的民众,总会选出温顺的领导人;绵羊一般的民众,总会喜欢那些专制家长式的领导人;而无所适从的民众,则会被出位的明星所吸引。归根结底,社会结构决定了政治结构。而从这几年许多国家的选举政治实践来看,被快速变化的社会弄得眩晕不已的人民,口味都开始变重了,似乎预示着伟大领袖的时代已经过去,奇葩的时代正在来临。

世界范围内政治的浅薄化趋势,反映了世界范围内从精英政治到大众政治的转变。也再次表明,民主政体建立虽然很艰难,但一直保持一个优质的民主政体则更难。冷战结束后短短20多年时间,世界范围内的中产阶级数量就大幅度滑坡,而民主也从全球意识形态斗争的胜利者转变为福山所描述的需要被拯救的对象。这种令人难堪的现实,确实需要全球那些热爱民主人士的反思。

(作者为华南师范大学政治学教授,文章转自腾讯大家)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关于金沙,转载请注明出处:Trump崛起